关注我们
QRcode 邮件联系 新浪微博
首页 > 考场作文 » 正文

古场是如何作弊的?

   条点评

  古场是如何作弊的?。今天我们来看看古代的考场。从隋唐始,我国实行了 1300 年的科举考试,成为封建王朝遴选官员最主要的方式。在古代社会,要改变状态、出人头地,对于绝大多数下层人们来说,参加科举几乎是唯一的子。很明显地,在这种“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大众心理期待与及第数字的对比中,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舞弊随之不可避免的伴随科举制的全过程。为了防范舞弊,历代封府费尽心思。一起来看看古代科考有哪些舞弊方式,朝廷又有哪些反舞弊的方法?

  作弊从古至今,总不外乎一些基本的手段,藏掖着可能对考试有好处的资料进考场、请枪手替考等等,不过,在科举制刚刚起步的唐代,却有着另一番景象。

  比如,唐代就允许“怀挟”,举子可以带着资料进入考场。除此以外,唐朝还允许“继烛”,也就是说天黑后点着蜡烛考试,到宋朝,这是被的,可以理解,蜡烛那点昏暗的灯光,要偷看别人的答案或者互相传递答案就非常容易了。

  在这么宽松的下,舞弊就很容易了,诗人温庭筠就是一个作弊的高手,老是在考试中替别的考生写文章,当“枪手”,远近闻名。公元 858 年回事,考官们为了防止他们再一次舞弊,故意把他的座位另行摆出,直瞪瞪地注视着他,看到他写完一千多字的文章早早交卷退场了,也就送了一口气。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这一次,他竟然在考官的注视下不长的时间内,为八位考生完成了试卷!我们怎么也想不出他是怎样完成这事的,但这种作弊在当时并没有受到,由于这是太具传奇性,反而为人们津津乐道。

  这种舞弊算不得什么,由于推荐的存在,王公贵族常常接受别人的托请——这当然是要收取好处费的。比如,穆长庆元年(821),去职的宰相段文昌即将出镇西川,因为接受了原刑部侍郎之子杨浑所献家藏书画,就找到请掌管科举考试的礼部尚书钱徽,请他关照,另有也请钱徽照顾周汉宾,没想到,一出榜,这两人竟然榜上无名,段马上在面前,说钱徽接受别人请托,取士不公,弄得钱徽被贬官。这样久而久之,请托和公荐成为官员们营私舞弊的门径。

  到了宋代,公荐和托请非法,怀挟和继烛也被,但考场中举子舞弊却了。早在宋太时候,就亲自下诏诫饬,《宋会要辑稿·选举》三之四记载太平兴国七年(982)九月八日诏曰“……或假手以干名,或挟书而就试,渐成浇薄,宜用”,假手”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又包括“替名入试”——就是请“枪手”——和“就院假手”,即临时找同考人代作。除此,还有“授义”,既口传答案,又发展到“传义”,那便是用纸条抄写答案,递小纸条也。到真景德年初,科场作弊相当严重,朝廷不得不暂停贡举,以整顿秩序。

  如果说北宋作弊相当严重,那到了南宋则已经是失控状态了。嘉定年间,专门有人做些方便挟带的小,“士子高价竞售,专为怀挟之具,则书不必读矣”(《宋会要辑稿·选举》六之五○)。

  这只是举子们的举动,在官员之间,上至宰相,中到一般官僚、考官,下至有涉及科举考试的办事人员,都参与舞弊,封弥院、誊录所这些本来是预防作弊、考试的机构成为了舞弊的高发单位。嘉泰二年(1205),宰相谢深甫令其二子同赴省试,在还没有锁院之前,却暗中命令当差的试官事先将考题抄出,又命令朝中能写的官员,这样的试卷果然得了“高分”,这个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但鉴于宰相大人官大压人,无人敢言。

  到了明朝,舞弊更加大胆多样,连考官都亲自充当枪手,赤膊上阵。这还不算,更有大胆者,考官们为了博得欢心或者上层官员的嘱托,联手作弊。

  明代舞弊还有一个动向,那就是冒籍越来越严重。明代因为乡试解额的地区划定与乡试、会试录取人数的相对固定,很多参加考试的举子就通过关系改冒户籍,到名额较多的地方应考。这大致和今天的买户口到高考分数线低的省份参加高考是一个道理。名额最多的当然是京城所在顺天府,在京城参加考试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当官的多,找关系容易。这种做法使得暗箱操作和官员的营私舞弊更多,三令五申不准冒籍,但收效甚微。

  此时,舞弊却已无处不在了。集团性的舞弊也开始出现,正德年间,的太监刘瑾和臣僚焦芳擅自改变分卷名额比例,为增加老家陕西名额公然指令考官按其旨意行事,并新增 50 个名额专属陕西,焦芳也增加了老家河南的解额。有人认为这不能单纯的看作是这个老太监对家乡人不错,明显的是他们攫取。这种种舞弊,在接下来的大清帝国更是发扬光大,集团性的舞弊也越发成为斗争的工具了。

  在唐朝,朝廷本身也十分注重行政官员选拔的公平,开始实施举子之间的相互结保,如果有作弊不实之处,一经查处,所有结保人三年不得赴举;也有较为严密地防止内外作弊的措施:“礼部阅试之日,皆严设兵卫,荐棘围之,搜索衣服,讥诃出入,以防假滥焉”(《通典》卷一五)。

  但他们更懂得,科举制并非只是为了追求,这个制度的目的在于选拔人才,为了避免一卷定终身,唐代采用“行卷”和“公荐”的做法,行卷就是应试举子将自己创作的诗文选择好的加以编辑,在考试前投献给当时的名公贵卿和文坛巨子,通过获得他们的赏识,在间制造声势或者向主持考试的官员推荐,以增加自己及第的几率。而公荐则试达官贵人根据自己了解的情况,向主考官推荐有很高水平和社会知名度的考生。

  而随着制度的具体运行,这两种推荐制度成为不公的代名词,为所不齿。宋人废除推荐制度,并有家势子弟考取科第,为官员设漕试,为考官子弟、门客设别头试,全力的。

  宋代一个重要的举措就是“糊名誊录”,就是举子的试卷要密封,这还不止——密封还可以辨认笔迹的,所以就专门安排人将试卷誊写,再供评阅。其实这个制度在武则天时代就用过,到五代后周,也曾用于礼部考试。但一直到宋太时,才正式移植到科举殿试中,此后逐步成为的制度。

  当然不只如此,两宋朝廷为了革除舞弊,还出台了严密的法规。比如,在考试的组织上比唐朝要严密多了,各科的举隔就座,监考的、巡查的分工明确,并“私相教授,犯者永不得赴举”。这之外,还要核对考卷的笔迹,以此来革除枪手冒名。宋代还有个举措就是,为了防止考官接受试卷外的信息,实行“锁院”制度,即考官一旦任命就必须住入贡院,断绝与的一切来往,直到放榜的那一天。长的时候,一锁就是 50 来天。

  但舞弊显然还是没有被遏制,制度虽好,奈何吏治?到了元朝,者硬是将这延续了几百年的选拔人才制度废除了 40 多年,对于舞弊的痛恨可窥一斑。

  到了明代,士兵们对应考士子浑身上下细细,明太祖朱元璋对做法大不以为然,和大臣们说:这些都是读过诗文的人,怎么能像对付盗贼一样来对付他们呢?但即使是朱元璋也无法这种整体机制的必然需要。明代的检查更加严格,考场门口的情景是“上久冰冻,解衣露立,搜检军二名,上穷发际,下至膝踵,裸腹赤趾,防怀挟也(见《霞外捃屑》卷五《应试文》)。”

  明朝廷则用具体的法律对各个环节进行。比如,对考试各个环节的官员明定职责,并严厉私相交接。到万历手上,他甚至明令科场所用的官员都必须由负责监察之责的提学御史遴选。宋代的锁院制度继续得到执行,明代对于考官的回避制度亦重视起来,最为重要的是,明朝开始严厉处罚舞弊之人,而处罚也非常细致,对怀挟、冒籍、割卷换代、贿赂等等都有详细。

  清初继承了明代的这种种制度,但根本无法舞弊,到了康熙的时候,只好,所有的举子入场,只能穿拆缝衣服,单层鞋袜,除此以外,用个小篮子提着笔砚、食物,但凡能够藏东西地方都想到了。可就是这简单的道具,还是有人用之于舞弊,到了雍正年间,只得进一步,带进去的小凳子不能是双层的。但防者自防,夹带却愈演愈烈。乾隆十一年(1743)的时候,这位才思敏捷的突出奇招,命令官员对次年举行的顺天乡试进行搜检,同时使用大批军役,并且每搜到一个夹带的人,就可以得到赏银三两。有钱能使磨推鬼,军役们极其认真,这次之严,空前绝后,考试史上仅有。其结果也令人吃惊:头场就搜出夹带者 21 人,二场又搜出 21 人。

  一时间,顺天贡院前的“枷号”爆满,加上观看的人,简直是人山人海。这还不包括那些识时务的人,这次考试,交白卷的有 68 人,没有做完的有 329 人,文不对提的 276 人,而两场考试点名时不敢入场自行散去者竟然高达 2800 人之多。而在贡院外面墙角下,抛弃的蝇头小卷竟然堆积如山。这样的舞弊实在是让人触目惊心,乾隆原本只认为舞弊比较严重,这个结果让他了,一连下了七道谕旨,舞弊者丧心。此事后,礼部重新开始制定各项规则,衣貌的规格、尺寸都重新,连带的饽饽也要切开。

  这样的举措可谓,按照这样的数字,应试者中读书之人已经不多,再严厉的制度也没有用了,终于,随着清的衰微,对舞弊也就为力了。

  科举制从一开始希望以一种的面目出现,这种种舞弊,自然为阶级所不能。李唐王朝继承短命的隋朝留下来的科举制度,并加以以扩大基础。在唐代,为了追求这种,更好的选拔人才,在进士科之外专门设置了多达 80 多种特殊的科目,以网罗特殊的人才,说实话,职位有限,而天下人才济济,此举不是为了又是为了什么?

  宋代的一件大事改变了科举制的发展。朱熹以其高度的责任感为《》《五经》做的注释不仅仅对后来的文化和中国哲学产生深远的影响,更为重要的是,朝廷看到这些完备的注释非常适合做教材,就像千年之前的大汉天子采用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一般,元朝恢复科举后正式要求,所有的考生都以这些注释作为标准学习、考试,考官阅卷的时候也参照这些注释。

  这就有个很大的好处,之前的科举考试有点麻烦的地方在于,考生再厉害也得符合阅卷先生的口味。这不是空穴来风,韩愈当年应试,考题为《不迁怒、不贰过》,文章写出来感觉不错,却“见黜于陆寅公”,等到下次考试的时候,还是寅公为主考官,这个人也有趣得很,仍然出这个题目,韩愈一看,一字不改地将上次考试的文章照抄一遍,这次寅公却大家赞赏,录用为为第一名。这考官的主观性也太大了,简直全凭自己喜好办事,后人认为“以昌黎之文,寅公之鉴,犹无定若此,况今日乎”(《五杂俎》,卷一四),朱子的注释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这个举措无论是对于元朝还是对于后来的两个朝代,亦或者对于科举制的覆亡,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当科举制逐步客观化之后,考试相对来说,要得多了,但这个举措也使得形式主义就越来越重要了,以至于到明朝的时候,正式推行八股制度——这是个今人的东西,但在当时却是顺理成章,八股文的推行,正是追求和公平的结果。

  但也正是这样,舞弊就更加容易了,要“怀挟”就可以有的放矢了。者力求的“”碰到应试者和操作者各怀鬼胎、营私舞弊,那再好的制度也没招了。

  在今人看来,凡是哪个领域出现问题,大都归责为“法制不够健全”,并热情的呼吁推动立法,以求有法可依。当然,立法是一个重要的方面,但我们发现,我们的前人并非如此没有见识,或者说,他们丝毫不差于后人,看看他们出台的各种法律,推行的种种制度,认识不可谓不深刻,不可谓不可行,制度不可谓不严密,但舞弊却愈演愈烈,这背后的因素值得我们反思。

  我们发现,吏治的在科举舞弊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一系官员,自己来自于科举,深知科举的力量,无论是结党营私抑或是安排自己的人马方便施政,都或多或少的与科生关联,更何况,参杂着人情世故、潜规则、利益,只要一入此途,方方面面都脱不了干系。这个制度最大的问题在于,操作者始终制度的之中,一旦有了利益的干预,纵然主导者抱着美妙的理想,实施起来难免南橘北枳。

  余秋雨先生认为:“中国古代科举制度所遇到的最大悖论,产生在包围着它的社会心态中。本来是为了显示公平,给全社会尽可能多的人递送鼓励性,结果九州大地全都成了科举赛场,一切有可能识字读书的青年男子把人生的成败全都抵押在里边。”

  今天的考试,虽然已经通过将基础教育考试、技能型考试以及官员选拔考试等分开,分散考试之中的利益与资源调动能力,操作者也基本上能做到置身于利益之外,舞弊已经只是一种竞争状态下的必然形态。

  但我们今天依旧陷于余秋雨先生所说的困境之中。舞弊与反舞弊围绕中国的种种考试进行,它的背后则是工作、压力与、公平竞争之间的较量。时至今日,尽管社会已朝向多元化发展,每个人面临着更多的选择,但是,考试作为资源调配的最重要、有时候甚至是唯一的手段并没有改变,比如高考、比如研究生考试、比如很多大城市取得户籍必须拥有国家英语四级证书考试等等,这些是唯一的条件。

  我们要如何对待舞弊?或许,回过头来,重新面对 100 多年前已然废除的科举制度,我们得到的将不仅仅是经验。

标签:考场作弊
抓住三大得分点拿56分以上的高考作文成绩
返回列表
起底考试作弊“黑色产业链”:考场内橡皮围巾暗藏玄机起底考试作弊“黑色产业链”:考场内橡皮围巾怎么回事?考生在考场打了个喷嚏竟牵出一个考试作弊大案怎么回事?考生在考场打了个喷嚏竟牵出一个考高考考场又现作弊考生作弊手段越来越高科技连监控都败给了它高考考场又现作弊考生作弊手段越来越高科技